全球课堂正在静悄悄地改变

课堂教学应该是教育发展到现阶段的主要关注点,但是课堂教学的核心应该是学生学习,而学生的学习领域,应该远远超越课堂。 班级结构应该“把学习的最佳条件放在第一位” 全球的课堂形态正在静悄悄地起着变化,而且往往是根本性的变化。 让我们用学生学习的角度来剖析一下传统的课堂和课堂教学。

全球课堂正在静悄悄地改变
2018-9-22
分享到: 转播到中教服微博

全球课堂正在静悄悄地改变

课堂教学应该是教育发展到现阶段的主要关注点,但是课堂教学的核心应该是学生学习,而学生的学习领域,应该远远超越课堂。

班级结构应该“把学习的最佳条件放在第一位”

全球的课堂形态正在静悄悄地起着变化,而且往往是根本性的变化。

让我们用学生学习的角度来剖析一下传统的课堂和课堂教学。

第一,班的大小。一个课堂,传统假设是一位教师讲课。一位教师应该面对多少学生?在许多国家,班的大小是由课堂的物质条件来决定的;比如说每个学生应占有的空间:多少平方米或者立方米。在西方,尤其是美国与英国,一直相信班是愈小愈好。这种信念的背后,是认为一位教师面对很多学生,是行政上的“不得已”,是资源的限制所致,因此资源稍为充裕,就应该把班额缩小。在美国许多州也的确这样做了。“小班好”的理由,是每个学生因而可以得到教师更多的关注。背后其实还有一个潜在的假设,是西方的教师往往把班额大小等同于教师工作量的多少。

还有一些地方,因为人口下降,学校和教师过剩,因此把班额缩小,舒缓因为教师过剩而潜在的社会危机,香港地区就是这种情形的典型;但这毕竟还是资源、行政和政策的考虑。

从以上的分析看,学生的学习,其实没有进入估量班级大小的计算公式。班级小了,是否能够增加有效的学习?这是一个争议性的问题。美国一直以来有不少有关的研究,都无法得出一个方向性的结论,能够说明小班的学习效果比大班好。因此,大班好还是小班好,两方面都能拿出支持的实证。要说明这种状况,很多学者认为学习效果是许多复杂因素的综合影响,不可能孤立研究班额大小与学习效果的因果关系。比如说,中国和东亚的班额一般比较高,四十人以上是平常事,然而PISA成绩都比较高。但是由于教师担任的课节比较少,实际上学生所获得的教学资源并不因为大班就少了。美国的研究,其实只是用简单的学生成绩作为学习效果的指标。日本的教师和学者就不以为然,因为他们觉得学校里面一个班,不纯粹是为了节省资源,而是一个集体,是一个小社会,是集体生活的学习经历,也是社会生活的初步尝试,因此他们认为班太小了,集体生活就不充分了。第二,班的大小为什么要均匀?其实也是我们长期以来以为是理所当然,而其实也许是纯粹的行政方便。在不少国家,由于觉得很多学生有“特殊需要”,因此设立特殊的小班照顾。这些“特殊需要”,也许是缺陷性的(程度不够、学习进度慢、先天性障碍),也许是资优性的,放在大班里难以照顾。

这又牵涉到另外一个问题:学生为什么一定要按年龄每十二个月分年级?我们都知道学生学习的进度因人而异,甚至因学习内容而异。因此学生学得快还是慢,可以是学生个人的因素,也可能是制度的设计问题。可以说是学生适应不了制度的要求,也可以说是我们的设计没有适应他们的个别差异。在不同的文化,对于这个问题可以有截然相反的看法。

假如是按照个人适应制度的假设,就应该让学生留在班里面奋斗,一直到他们达到集体性的要求(这也是东亚社会里面教师、学生和家长的假设),就会把孩子的个人适应,看成是一种锻炼,因此划一年龄、划一规模、划一课程、划一要求也就理所当然。

假如说按照制度适应个人的假设,就会尽量减少年龄、规模、课程、要求的划一性,谋求最大的个性化。比如说,笔者在澳大利亚西部看到过一所小学,是两年一个级,即六岁到八岁一个级,八岁到十岁一个级,十岁到十二岁一个级;六年小学分成三个级。也就是把一年的分割,变成两年的分割;好像是2×100米赛跑变成了200米赛跑,学生的进度,就有了更灵活的空间,虽则仍然是划一。进一步,也在各地看过一个模式,比如说,一个年级,120人不分班,成为一个“学习群体”(Learning Community),然后按照学习的内容再按需分组:学语言的时候也许是分五组,而且可以各组大小不一;学数学的时候也许分七组,同样各组大小不一;等等。新加坡的一些学校则采取比较中间的方案,仍然是按年龄分级,但是同一年级的各个班打通,按照学习的内容按需分组,也是可以各组大小不一。

印象最深的是在挪威一所初中,八年级到十年级,全校300人,分为4个75人的、混合年龄的“基地”;每个“基地”又分为5个“基本组”,同样混合年龄。上课的时候,按学习的性质采用“全校”(如排演音乐剧)、“基地”(如学习戏剧)、“基本组”(如科学实验)和传统的“年龄组”(如数学)四种模式。问校长:“您那个时间表岂非异常复杂?要照顾时间、课程、地点、组别。”校长说:“这正是要害。过去我们要学生的学习去迁就行政上的齐整方便;现在是把学习的最佳条件放在第一位。”而实际的资源,并不需要增加。

教育在真正回归到学生的学习

教育在真正回归到学生的学习

上面谈的是课堂这个壳子。现在来看看这个壳子里面的活动。长久以来,西方就有许多改革之士,对于排排坐听讲的上课模式不服气。比如说,传统的西方师资培训很注重课堂纪律,或称“课堂管理”(Classroom Management)。很多人不知道,一直到上世纪中叶,英国法律上是允许体罚的,规定了体罚的规格细节,而且体罚是师资培训的必修。上世纪60年代开始,就有不少西方社会学家认为“课堂管理”是阶级压迫的驯服工具。美国出名的“开放课堂”(Open Classroom)就是突出让学生来设计课堂的师生互动模式。

从上世纪70年代前后开始,英国小学实行“活动教学”,也就是让学生在活动中学习;而教师则是设计有利于学习具体内容的活动。回顾起来,在概念上这是进了一大步,也开始接近近年关于建构性学习的概念。不过,由于教学的外部条件(比如考试、课程、班级结构)变化不大,在许多实施“活动教学”的地方,实际上是教师在课堂上用了许多“工作单”(worksheet),学生多了许多课上作业,没有改变学生被动学习的基本形态;不过学生也毕竟多了动脑筋的机会,的确是创造了更多的学习经历,而不全部是被动地接受。

自此,课堂教学的基本概念开始演变,总的来说,是课堂对学生的控制愈来愈减弱,学生齐整听课的现象,在西方教育里面,尤其是讲英语的盎格鲁?撒克逊文化里面,正在不断地减弱。在小学尤其如是。不过,很明显的是,小学肯定比中学要活,而初中又一般较高中要活。高中教学一般需要面对高风险的公开考试,教师不敢造次,这是全球性的现象。不过,回顾起来,课堂活,往往是管得松,并不一定带来有效的学习。从某个角度看,西方有些课堂的变化,是失控多于活化;往往在课堂松懈的同时,也带来学生学习效果的下降。教育制度比较分散的美国如是,教育制度比较集中的法国也是这样。也可以说这是一种社会自由化的反映,大过于教学改进的结果。大胆来说,从课堂教学的效果来说,整个西方社会,在整个20世纪下半叶,突破不多;回顾起来,说是停滞,也不为过。

然而,由活动教学衍生出来的实验教学、发现式学习,特别在科学学习的领域,可以说是有了很大的改观,恢复了人类向自然界学习的过程的本质。这也许是20世纪下半叶,课堂教学比较明显的进展。这也可以说是教育真正回归到学生学习的很可喜的一步。这里面,英国在上世纪70年代创造的纳菲尔德(Nutfield)计划,全面改变了科学教学的思想范式,功不可没。可以说,一直到上世纪70年代,世界上系统地研究教学的,英国可以说是独树一帜。这与英国素来强势的教师专业力量是分不开的。

活动教学真正比较有效的,也许是日本;尤其是日本的小学,普遍地非常活,也学得有效。西方人往往无法理解,平常看来非常严肃而守纪的日本人,为什么小学的课堂会如此活泼,甚至接近放任,然而学生却学得很愉快而有成果。不过,即使日本的教学,一到中学,特别是到了高中,还是难逃公开考试的桎梏。

就在这20世纪的下半叶,中国的教育工作者反而在教学方面在不同时代有不同的进展。不知道内地的前辈是否同意。在三年困难时期之后,“文革”以前那短短的几年,可以说是中国在教学法方面突飞猛进的几年。据个人观察,那几年留传下来的,倒不是具体的教学法,而是对于教学法的注重,是教学改革在学校发展中的核心地位。这也就奠定了改革开放以后,中国在教学方面的重视。在中国教师看来是不在话下的,却也许正是在其他国度里面荒废了几十年的。据个人观察,这也许正是上海的PISA成绩之所以惊动全球的根本原因。

从全球来看,为教学效果而着急的,当然首推美国。美国在国际比较中一直相对落后,除了PISA以外,比较学生数理成绩的TIMSS,美国也是屡呈败绩。因此感到研究教学的迫切性,莫过于美国。美国的公立教育教学失效,是很有历史的。1975年,就曾经有Donalhue案例,父亲因为高中毕业的儿子读不懂自己的毕业证书而控告州政府,震动全国。这种因为教育失效而产生的恐慌感,遍布全国。也因此,美国政府花在研究教学上的资源着实不少。但是成效不大,因此往往令人懊恼。

聚焦学生的学习效果受到全球关注

聚焦学生的学习效果受到全球关注

在这样的国际背景下,中国的课堂教学,就显得很有特色,只不过我们自己看来,没有比较,感觉不到而已。但是这些特色要是不认识清楚,是很容易在漫不经心之中流失掉的。保持和发扬中国在教学方面的特色,非常重要;这种特色的保持,也应该是中国对世界的一大贡献。上海参加PISA,把许多国际上的注视,都引到中国的教学上面来了。下面是在国外人们的一些基本观察。

中国的学生,在课堂上的投入是惊人的。看过中国课堂的外国朋友,无不惊羡。一堂40分钟的课,学生全程留心听讲;有作业、有活动的时候也全情投入。在他们看来,是不可思议的。我们到西方的课堂看看,学生全神贯注是少有的事。说句不敬的话,有时候进入西方一个课堂,还不容易弄清到底是在上课还是在休息。

中国的教师,在教学方面的投入与组织,也是惊人的。中国的教师,课节较少,中学的十几节,相对于西方的三十多节,是天壤之别;西方的概念是,教师进了学校就是在课堂教书,学生放学他们也就下班了。而中国教师要写教案、要集体备课;每个科目有教研组,学校有教研室,教育局里面有教研室;新教师有个别辅导的“师傅”;课堂教学公开,其他人可以随时观课,等等。这些在中国看来是平常事,在外来的观察者来说,都是大开眼界,许多是难以理解的。但是样样都说明,中国的教师队伍,从心态到制度,都是聚焦学生的学习的。

中国的课堂教学,只是教育的一个部分。中国的学校有家长的全面支持,但是又没有多少家长的干预。家长还在课余督促学生做作业,为学生提供补习;还为学生提供另类的学习(音乐、舞蹈、武术、美术);等等。家长的支持与配合,也是西方的学校难以想象的。因此,中国的教师,在课堂教学的时候,是预期学生背后的家庭支持的。

中国有些领导谦虚,说“上海不能代表整个中国”,其实说对了一半。PISA的成绩,也许的确上海不能代表全国(老实说,还要实证考验)。但是中国学校里面天天在做的事,却是全国的传统,上海也代表了全国。

这种种,对于我们中国的教师来说,有些是理所当然的,因为是我们天天不假思索地在做的。就是因为不假思索,不小心的时候,是会在不知不觉之中丧失的。把我们习以为常的课堂教学行为,放到全球的框架里面来衡量一下,也许才能比较清晰地知道,什么是我们真正的优势。这也许是上海参加PISA所赢得的最大的机遇。

从学生的未来认识学习的目的

从学生的未来认识学习的目的

笔者不是研究教学的,因此不打算在这里评论课堂教学的具体进展。这里只是提出一些观察到的方向。

上世纪60到70年代,各国在世界大战结束喘过气来以后,开始注重教育,作为发展社会的人力资本。那个年代,人们的注意力在于教育的系统,研究的是入学问题、经费问题、结构问题、学校分布,等等。80年代,人们感觉到学生即使是全部入了学,还不能保证他们学到东西,于是把注意力移到学校身上,形成了整整十年左右的“学校效能”(School Effectiveness)运动,焦点是学校管理,以为学校管理好了,学生也会学得好。到了90年代中期以后,研究教育的“重心”又下降了,各地政府、各种会议、各项研究,议论和研究的焦点都不知不觉地围绕着学生个人的学习了。课堂教学,因此必然成为全球关注的热点。而在这方面,中国有许多宝贵的经验,有基础深厚的传统,因此可以有举足轻重的影响和贡献。此其一。

在教与学的关系中,人们逐渐认识到,教是手段,学是目的。起码在学校或者课堂生活里面是这样;超越学校,当然学生学习有更高的目标。中国的教育工作者注重教育,也许还有一段逐渐把焦点从“教”移到“学”的旅程。我们可以假设教师“教得好”,学生就会“学得好”,而且在这方面也似乎比人家做得好。但是,我们也要想到其他的一些维度。比如说,新加坡提出的“教得少、学得多”的方向(中国也有学校有这种方针)。又比如说,如何进入一种境界,可以让学生在知识的天地里自由驰骋,而教师只是发挥指点的作用。另外,有些学生的学习,是不在课堂教学范围内的,也许不是课程范围内的,更不是学校可以控制的,我们如何放开、促进?即使是中小学生,怎样让他们尽早尽量有机会自己开创新的学习领域、创造新的有用知识或成品?此其二。

假如“学习”是主要的关注点,那么关于学生的学习,还需要我们下许多工夫去研究和理解。就像研究基因、干细胞是医学的基础研究一样,研究“学习”应该是教育的基础研究。这方面的研究,在世界各地发展得非常迅速,但是距离足以大面积地解释我们的教学活动,还有一段路。然而,假如下大工夫,运用近年已经发现的一些学习理论,剖析一下我们身边许多精彩的教学经验,一定会产生非常丰硕的成果。不但可以让我们的教学经验在更高的层面上得到巩固与承传,而且可以反过来促进有关学习的基础研究。中国有如此丰富的、经过不断累积和整理的教学经验,实在是世界上研究“学习”的最佳福地。此其三。

再说,假如我们把学生的学习放到教育的中心地位,把学习的目的放到学生的未来,那么,我们就会感觉到,课堂学习只是学生学习的一个部分。课堂学习固然重要,但是学生的学习还有其他非常重要的领域,需要我们去创造条件。比如说,课外活动素来是中国学校生活的优势,也是学生学习极为重要的领域。但是近年的观察发现,学生课外学习的机会,有些地方是减弱了,有些地方被种种比赛、奖项掩盖了,非常可惜。又比如说,世界上许多城市,逐渐在动员社会上的资源,与学校联手为学生提供学习经历:艺术家进入学校、退休精干进入学校、学生进入办公室、学生进入农村和弱势社群、学生参与社会活动、学生到国外经历异族文化,等等。有些社会的前瞻,未来的发展,不是把学校装备得更加丰足,而是把整个社会改造成为学生学习园地和资源库,而把学校建设成为一个为学生作统筹的“学习枢纽”(hub)。因此,在研究和提高课堂教学的素质的同时,认认真真地为课堂教学定位,也是当务之急。不然,PISA的成功,可以让我们下意识地把课堂教学的重要性无限提高,反而会成为我们的负累,妨碍了我们在课堂教学以外迈开步子。由于种种原因,西方社会容易把“教育”简单地看成是课堂学习,甚至是考试成绩。我们中国人应该没有这种毛病。此其四。

都说教育的水平,决定着一个国家未来的水平。总而言之,课堂教学应该是教育发展到现阶段的主要关注点,但是课堂教学的核心应该是学生学习,而学生的学习领域,应该远远超越课堂。中国在课堂教学方面有其丰富的经验,居于领先的地位。深刻地研究和提高课堂教学,把课堂教学的研究与关于学习的研究紧密结合,那么中国对于全球教育的前进,其贡献将是无可估量的。

结语

全球的课堂形态正在静悄悄地起着变化,而且往往是根本性的变化。

关键字解释

课堂形态

课堂教学应该是教育发展到现阶段的主要关注点,但是课堂教学的核心应该是学生学习,而学生的学习领域,应该远远超越课堂。

推荐培训

2018年中小学下半年培训计划

2018-2-1 至 2019-9-1
培训地点:北京
培训讲师:培训计划 [详细]

2018年幼儿园培训计划

2018-3-1 至 2019-3-1
培训地点:北京
培训讲师:幼儿园培训计划 [详细]

全国中小学党组织书记与基层党务工作者高级研修班暨..

2018-10-13 至 2018-10-20
培训地点:西安
培训讲师:阎树群 | 陕西省西安小学、西安市铁一中学、延安实验小学、陕西省延安中学、西安高新第二学校 [详细]

全国中小学创新发展(西安 延安)现场会暨中小学名校..

2018-10-13 至 2018-10-20
培训地点:西安
培训讲师:赵克礼 | 陕西省西安小学、西安市铁一中学、延安实验小学、陕西省延安中学、西安高新第二学校 [详细]

江苏著名小学教学创新与优质课程建设案例深度解读现..

2018-10-21 至 2018-10-27
培训地点:南京
培训讲师:南京市北京东路小学、南京师范大学附属小学、南京市成贤街小学、南京市行知小学、无锡师范学校附属小学、苏州市平江实验学校 [详细]

全国中小学德育与班主任工作高级研讨会——“唤醒心..

2018-10-19 至 2018-10-25
培训地点:上海
培训讲师:李家成、赵 凯、韩似萍、陈镇虎、顾庆余、丁如许、申淑敏、顾惠芬、廖 飞、冯志兰 | 上海新纪元双语学校、上海市闵行区莘庄镇小学 [详细]

新高考下的课程设置、选课走班、生涯规划实践策略研..

2018-10-20 至 2018-10-27
培训地点:杭州
培训讲师:缪水娟、李刚豪、郑彩亮、尚 可、楼 平、季洪旭、郭金华、芮仁杰 | 杭州第二中学、浙江大学附属中学、杭州第七中学、浙江省丽水中学、上海市大同中学、上海市向明中学、上海市晋元高级中学 [详细]

全国中小学名校创新与发展高峰论坛暨重庆、成都著名..

2018-10-27 至 2018-11-2
培训地点:重庆
培训讲师:刘希娅 | 重庆市谢家湾小学、重庆市沙坪坝小学、重庆市上桥南开小学、西南大学附属中学、重庆市十一中学、重庆市七十一中学、成都市成华小学、成都草堂小学西区、成都市华阳中学、成都石室中学 [详细]

全国中小学基于核心素养的课程整合与新教学构建实践..

2018-10-19 至 2018-10-25
培训地点:上海
培训讲师:纪明泽、夏雪梅、王 洁、王白云、陈 婷、黄 琪、董君武、张 敏、张人利 | 上海闸北八中(初中、高中)、复旦大学附属小学、上海市市西中学、上海静安区第一中心小学、上海静安区教育学院附属学校 [详细]

全国中小学核心素养下校本教研转型与新课程、新教学..

2018-10-12 至 2018-10-17
培训地点:杭州
培训讲师:王 洁、朱伟强、张 丰、吴江林、缪华良、姚建翔、闫 学、蔡小雄 | 杭州市凤凰小学、 杭州市文晖中学、杭州市新华实验小学、浙江省杭州高级中学 [详细]

全国高中教师新课标、新高考与学科核心素养解读高级..

2018-10-26 至 2018-10-29
培训地点:北京
培训讲师:张思明、张 鹤、田 媛、李大永、吴欣歆、周京昱、李煜辉、李文英、李俊和、陈新忠、关 媛、李海英 [详细]

全国高中教师新课标、新高考与学科核心素养解读高级..

2018-10-12 至 2018-10-15
培训地点:北京
培训讲师:陶昌宏、张玉锋、苏明义、魏 华、王 磊、郑克强、陈 争、兰俊耀、谭永平、荆林海、刘本举、肖宏伟 [详细]

西安著名幼儿园贯彻《指南》多样化办园与优质教育活..

2018-10-14 至 2018-10-19
培训地点:西安
培训讲师:陕西师范大学附属幼儿园、航天四院宇航幼儿园、西安黄河幼儿园、第四军医大学西京医院幼儿园、陕西师范大学实验幼儿园、西安交大第一附属医院幼儿园 [详细]

全国小学语文核心素养新教学、新学习与特级教师教学..

2018-10-27 至 2018-11-1
培训地点:北京
培训讲师:郑 葳、常丽华、吉春亚、李卫东、王文丽、张海滨 | 清华大学附属小学 [详细]

全国中小学微课设计、制作与教学应用实操工作坊

2018-10-12 至 2018-10-17
培训地点:武汉
培训讲师:胡铁生、俞益晖 [详细]

全国中小学智慧型班主任专业成长高级研修班

2018-10-26 至 2018-11-1
培训地点:广州
培训讲师:李 季、迟毓凯、何汝玉、王家文、李 楠、廖耀良、周 洁 | 华南师大附中番禺学校、广州市天河区华阳小学 [详细]

全国小学数学核心素养下新教学、新学习暨特级名师教..

2018-10-27 至 2018-11-1
培训地点:北京
培训讲师:郑 葳、汤卫红、徐长青、钱守旺、柏继明、武维民、韩玉娟、牛献礼 [详细]

全国中小学学科思维导图实操训练工作坊

2018-11-9 至 2018-11-14
培训地点:长沙
培训讲师:刘濯源、林书扬 [详细]

全国高中教师新课标、新高考与学科核心素养解读高级..

2018-10-19 至 2018-10-22
培训地点:北京
培训讲师:王 民、程 菊、王 旭、李京燕、董增刚、刘汝明、成学江、曹卫东、朱明光、李晓东、梁 侠、张 莉 [详细]

全国幼儿园国学与传统文化师资实训班

2018-9-25 至 2019-1-11
培训地点:北京
培训讲师:段俊平、文 君、京麓书院国学教师、茶艺师、插花师 [详细]

热点调查

测试问卷
cesc
  • 如果您是校长或管理人员,您希望给您和贵单位提供什么主题的培训?(请优先选择3种)
    • 学校管理
    • 教学管理
    • 德育
    • 教科研
    • 中层干部培养

  • 如果您是老师,您最希望从哪些方面提高自身的素质?(可多选)
    • 学科教材处理
    • 班级建设
    • 班级建设2134
    • 班级建设123
    • 班级建设123
    • 其他请输入

相关文章

推荐视频

联系我们

总机:010-88441166
邮箱:cesc@cesc.org.cn
主站:www.cesc.org.cn
视频站:www.cewc.org.cn:88

版权声明:中教服原创策划,欢迎转载或报道,但请注明出处
出品:中国教育服务中心

中教服简介

中教服简介

中教服简介

  中教服简介中教服简介中教服简介中教服简介中教服简介中教服简介中教服简介中教服简介中教服简介中教服简介中教服简介中教服简介中教服简介…[详细]

往期回顾